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混沌古祖 第三十二章 南疆震动

发布时间:2019-09-25 22:12:42

混沌古祖 第三十二章 南疆震动

太荒万兽塔,万荒之力,永镇妖兽。

神塔之下,纵然你是太古圣兽,洪荒古兽,也是要被通通镇压。而这太荒万兽塔源远流长,来历惊人。相传,它为太上无极宫大宫主玄苒所铸。

玄苒

混沌古祖  第三十二章 南疆震动

,何许人也?

料想,只要身处太元之界,只怕没人不认识这个传奇一般人物。

那个霸道到没有边际的女子,那个独闯太古圣族,并单手镇压圣族万年老祖的一代魔头;那个未先成帝,便斩双帝的绝世女霸君。

太元有言:万古第一人,自当封玄苒;万古长不灭,谁人能敌青祖衣?纵是往前横推万年,往后横推万年,也是出现难以出现此等冠绝古今的风华人物。

她留下的东西,自然通天彻地,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据说,在一千多面前,莽荒兽域被一头洪荒古兽统御。这头古兽参功造化,修炼至极境。后来,由于对太上无极宫内的一座稀世珍宝垂涎已久,随而率领万千妖兽攻打无极宫。

结果,玄苒霸道出手,那古兽竟是被一掌重创,后被关押到太荒万兽塔之中。

太荒万兽塔由摩柯无量仙金所铸,塔体坚不可摧。其塔身铭刻有妖兽图文,此图文则是玄苒利用通天手段偷刻天地道印,赋予原灵。

据传,玄苒在炼制此塔时,曾用原始法光淬炼。因而,太荒万兽塔越发不凡,乃至超脱仙器之身。

后来,玄苒陨落太元,太荒万兽塔也是不知所踪。

有人曾说,太荒万兽塔内关锁着不计其数的妖兽,积聚了万兽之灵。也有人言,太荒万兽塔,镇压万兽。凡事万兽塔出没之地,任何妖兽都是逃脱不了兽塔的降伏。

故而,藏于塔内的妖兽本源,近乎不可估量。这等宝藏,堪称无价。而在那七层之上,就算是帝境的妖兽,兽塔都是有所关押。

然而,众说纷纭,除了古图画像,但事实上没有一个人真正的见过本塔之身。

灵兽谷内,这里早已面目全非,原本蓊蓊郁郁的山林,化作了一片谷地沙漠,让人心惊不已。

蕴涵着仙气的金色光芒依旧无比的耀眼,而在光芒的寸托下,兽塔显得神圣至极。

魏禧一众人在远处目不转睛观望着兽塔,面露朝拜之色。

“兹啦兹啦!”

蓦然间,兽塔第二层的塔门缓缓张开,两条散发着褐红色元力波动的庞大仙链猛地刺穿而出。

“不好!”

魏禧脸色剧变,拉起九公主便跃下大日焚凰鸟,电闪而去。

褐红色的链条顷刻洞穿虚空,将那大日焚凰鸟和冰火龙须蟒缓缓缠住。

“唳唳!”

“吼吼!”

大日焚凰鸟和冰火龙须蟒剧烈挣扎,却是丝毫不能撼动仙链。随着塔内传来的拉力,两头上古异兽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中,被彻彻底底的吸入塔内。

“太荒万兽塔!无极宫的万兽塔!”

这时,方才有人缓过神来,失声惊叫。但眼前的一幕,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没想到玄苒之物,竟是能够再次重见天日……”

也有人这般感叹着,语气中有着极为厚重的敬仰之意。毕竟,玄苒之名,谁人不知。而那种存在,恐怕他们苦修一生,都是无缘得以一见。

所以,见得此塔,众人不免生出三生有幸之感。

不远处,三大宗派的长老也是趁着魏禧的失神,逃出了囚困。不过,待见到兽塔伏天的之景,三人先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转而一阵愕然。

“若是本座掌握这太荒万兽塔,他日横扫四域,名响太元,也是不无可能!”

魏禧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随意感,而是一脸严肃的朝着光源处望去。其眼眸深处,流露出浓浓的欲望。

然而,不待魏禧收复心神,御齐封化为一道光影朝着太荒万兽塔冲去。而火苍云也是不甘落后,身子一晃,便是追了上去。

“竟然敢靠近塔体,真是不自量力!”

魏禧脚踏虚空,身影不动,一脸嘲讽之色。而正欲出手的沈慕容听得魏禧之话,随而顿了顿,收回宝剑,没有出手。

魏禧人老成精,他自然是知晓,这太荒万兽塔可没那么容易入手。因而只是静观其变,正好让那两个老东西探探路。

火苍云用着仅剩的右臂,催动体内所有的元力,凝成一方巨大的火掌,对着塔身攻击而去。

“轰!”

然而,火掌竟是连塔身都没有碰到,便是在金辉之下,化为虚无。

“大道神拳!”

御齐封见到火苍云丝毫没有撼动神塔,也是愣了愣。不过,既然已是出手,早已没有挽回的余地。

银色巨拳轰击而去,也是没有靠近塔身便自动湮灭。

“咻!”

突然,兽塔身上射出两道褐红色的细小光束。光束速度极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入了御齐封和火苍云的体内。

“不!啊!”

两人露出痛苦的神色,在虚空剧烈挣扎,摇摇欲坠,声如厉鬼。接着,其皮肤竟是急剧的衰老,褶皱。瞬息之间,原本乌黑的头发变得一片花白。下一刻,两人便是化作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种诡异的力量在吞噬寿命,终于,两人化作了一堆的人皮骨,落在了沙地之上。

“传说的荒元,果然不同反响!”

魏禧修长的柳眉微微一扬,脸上写满了忌惮。

这种荒之力涉及了岁月的力量,玄奥至极,任何防御都是毫无作用。

观摩许久,魏禧却是迟迟没有动手。

“众人齐心,其利断金……”

魏禧罢弄着长发,若有深意的魅然一笑。他脸上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旋即轻点兰花指,朝着人群射出一道猛烈的光束。

“嘭!”

“啊!”

一指之下,近百人丧生。见况,他抿嘴轻笑,道,

“给我滚出灵兽谷,将太荒万兽塔的消息散布出去。”

“还不快去!”

魏禧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而后一个巴掌又是拍了下去,伏尸遍地。顿时,人群立刻四处逃窜,跑出谷内。

不过半日,太荒万兽塔降世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南疆,并迅速引起巨大的轰动。

毫无意外,这场巨大风暴正在暗地里酝酿着……

精绝皇城,一座古朴大气的宫殿匍匐其中。此时,无数姬姓皇氏成员纷纷赶去。

宫殿内部最高处,在金色纱幕后,一座皇座之上隐约侧卧着一名中年男子。

透过薄薄的金丝纱幕,虽然不能窥其全貌,但其硬朗的轮廓却是极为清晰。他眼眸紧闭,进入假寐状态。而随着他呼吸的一沉一浮,一吐一纳,皇道气韵弥漫,一股霸道至极的帝皇之威自纱后涌出,使得来者无不小心翼翼。

无疑,这便是那位南疆的统治者——皇主。

而从其吐纳的气息判断,这定然是一个极为霸道的男人。

“父皇,不知唤我等前来,所谓何事?”

皇族下方,其中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男子拱手作揖,问道。

身着龙袍的皇主没有回应,依旧处于假寐状态。顿时,大殿之内一片寂静。许久,纱幕后方才传来一声浑厚的回音,

“这种感觉,荒的气息。本皇以龙眼窥视,见到太荒万兽塔降临南疆……”

伴随着这一回答,皇主龙目猛然一睁,一股无形威压形成一阵气浪不断波动。

“太荒万兽塔?!”

众多皇氏成员先是一愣,接着猛然惊醒。

“难道是无极宫那位的?!”

“太荒万兽塔普天之下独此一份,当年玄苒在天元大陆陨落,如此看来,此事倒也不足为奇。”

下方之人纷纷议论,唯有皇座之上的皇主沉默无言,不过,纱幕后方的他,眼神中却是透出一抹精光,谁也猜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父皇,事不宜迟,请发兵夺塔!”

“是啊,若是我皇族得了太荒万兽塔,说不得他日横扫四域,再统天元!”

“太荒万兽塔神秘莫测,恐怕征服它可不是那么容易啊……”

众人纷纷插嘴,你一言我一语。不过话中之意,已是暗暗认为这兽塔为他们皇氏所有。

“玄苒之物,定然有着莫大的威能,但自那一战后,这片大陆逐渐衰落,若是没有通天手段,恐怕难以降伏这神塔啊……”

大殿之内,一名老者悠悠说道,他一身金色华袍,彰显着不同一般的地位。

“我还感应到了,有几道极强的气息跨域而来,估计是那几个老不死……”

许久,皇主又是开口,不过语气之中却是带着些许冷冽。转而其微微皱眉,略做沉思后,沉声道,

“率领皇族大军,出发灵兽谷!”

“是!”

人群迅速涌出大殿,霎时,恢弘的宫殿内又恢复了冰冷的寂静。只是突然,纱幕后方透出一丝蕴涵杀意的声音,

“太荒万兽塔,敢跟本皇争的,死!”

与此同时,在一个气势颇为不凡的山庄之内,集满密密麻麻的修武者。这些修武之人,皆是来自三大宗派。

神火门,无道观,万剑谷,三宗大会。

作为唯一能够和皇室争锋的三大宗派,对于太荒万兽塔,他们也是万分垂涎,志在必得。

三派固然实力不凡,但皇族底蕴非同小可,他们三宗唯有联手,方才有与皇族一争的底气。尤其是那位高深莫测的皇主,更是使得他们无比忌惮。

激烈的商讨足足持续了半日之久,而后,三大宗派派足人马,浩浩荡荡的进军灵兽谷。

“喂,你听说了没,据说那灵兽谷惊现太荒万兽塔!”

喧闹的集市中,几人在窃窃私语着。

“知道了,他妈的,据说隔壁那血鹰武馆大只佬得到消息拎起砍刀就往灵兽谷冲啊!”

“嘿,我也听说,那天台帮王坤招呼了一帮小兄弟,也是去了灵兽谷……”

灵兽谷惊现太荒万兽塔的消息不胫而走,弄得满城风雨。无数的人纷纷自发组队,扬言杀进灵兽谷,势夺宝塔。

一场巨大风暴,即将来临……

忻州治疗妇科方法
忻州治疗妇科费用
忻州治疗妇科医院
忻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