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IMF警示中国地方债占GDP一半叶檀称房

发布时间:2019-08-16 20:02:16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再次对中国潜在的债务风险表示关注,IMF第一副总裁戴维·利普顿表示,如果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包括在内,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估计已增加到GDP的近50%,而2012年这样的比例在10%左右。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中国政府债务规模到底有多大的讨论成为国内外的焦点话题。几个月前,巴克莱集团甚至发布报告认为中国政府的总负债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7%,激发了大讨论。这一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中国政府债务占GDP比例激增至50%,一年之内增长40个百分点。地方债的严峻形势再次“激起千层浪”。

  那么,中国政府债务规模到底有多大?目前还没有准确的。来自审计署资料显示,未来三年我国将有超过 5%的地方性债务到期,其中2012年、201 年到期的额度分别约为1.8万亿元和1.2万亿元,合计占2010年底债务余额的28%左右。与此同时,包括惠誉、穆迪等国际评级机构,则以“中国经济转型可能面临波动以及不断积聚的地方债务风险”为理由,先后下调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和展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时指出,中国目前经济增长已变得过于依赖投资的持续扩张,其中主要是房地产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投资。调查发现,80%被调查的城市称会以销售土地来偿付债务,而由于地方政府与企业之间往往界限模糊,以财政目的进行的融资平台数量以及它对于政府负债的潜在影响很难估计。中期来看,特别是在快速城镇化、相关支付需求上升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将是财政风险的重要来源。

  IMF数据比较合理

  面对这些庞大的数字和听起来令人紧张的报告,我们关心的是,目前我国地方债形势究竟如何?风险又将如何防范?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到的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已经占到GDP的50%,这一数据还是比较合理的。

  叶檀:到现在为止,由于统计口径不一样,地方债务所占GDP的比例有很大的区别,有的说是20%,有的说是50%。有一些投行认为甚至高达70%到90%之间,这是非常高的比例,预示着债务危机的爆发有可能一触即发。2010年底有一个统计口径,当时审计署认为地方债在11万亿左右,现在这个数据获得了广泛认可,但是当时有两个没有统计进去,就是县级以下的乡村平台,如果统计进去,还会更高。整体而言,这个平台的数据不容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跟我国财政部正在推行的地方资产负债表相比,还是比较吻合的。

  地方政府承担了固定资产的主要投资者角色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数据的增加速度。这一数据在2012年才是10%,叶檀认为,导致地方债务剧增的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承担了固定资产的主要投资者角色。

  叶檀:这个增速是非常惊人的,说明,第一地方债增长非常快,第二地方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非常快,第三原来隐藏在水面下的一些隐形负债已经暴露出来。增速过快的原因,第一是地方固定资产投资在城镇化的建设过程中,固定资产投资比较快;第二是以前隐藏在水面下的地方负债已经显露出来;第三是我国地方债的统计口径有可能扩大。最重要的是地方政府现在承担了固定资产的主要投资者角色,所以大规模深入到市场经济的内部,它成为我们经济中的主导,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迹象,说明我们的经济主要由地方政府拉动,而不是由其他市场主体拉动。

  地方债务风险非常大

  谈到地方债问题大家可能会有一个想法,因为我们有,最极端的时候可以印钞。叶檀表示,地方债之所以会遭到国际社会这么多人关注,因为它的风险确实非常大。

  叶檀:以前国际社会关注影子,现在关注地方债,其实是同一样东西——背后不可预测的债务风险的问题。很多人说可以通过印钞解决债务危机的问题,这个当然可以,但是印钞会引起社会剧烈动荡,这是一种恶性的通货膨胀。而且印钞改变不了经济发展方式和经济结构。

  地方债之所以引起关注,第一是地方债以前比较隐蔽,统计口径不统一,我们最怕的风险并不是公开的透明风险,而是不透明的不可预测的风险,地方债就属于这种。第二是在地方债发生的大规模错配,根据报告显示,80%地方债的偿跟地方房地产有关系的,一旦房地产下行,地方债就会崩盘,所以房地产已经绑定了地方债,绑定了债务危机。第三,如果地方债继续上升,而地方经济不上升,就会出现效率下降的问题,资产价格就没有办法上升,地方政府就没有办法用不值钱的资产偿还这笔贷款,最后还是由所有的纳税人承担。所以从这三方面来说,未来地方债的风险确实非常大。

  地方债须统一口径公开透明

  叶檀表示,打破这三个恶性循环,首先就要地方债统一口径、公开透明。

  叶檀:三个恶性循环是一个封闭的循环,我们必须把封闭的环打破。首先,地方债要统一口径,要公开和透明。现在的地方债不允许地方负债,事实上地方负债又非常多,所以应该透明之后允许某些地方公开试点发债。第二,逐渐减少地方政府作为经济主体深入市场的比例,地方政府欠债应该是地方的固定资产工程,越少越好。第三,通过地方政府未来经济的发展,使得地方资产、固定资产更加值钱,渐偿还债务。

  在稳定中逐渐减低地方财政和房地产的依赖性

  有一个最大的难题,现在很多地方只有一个产业赚钱,那就是房地产业。在没有人才储备、没有资源和技术优势的情况下,地方怎么能够改变这样的局面值得深思。叶檀表示,目前房地产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重中之重,首先要维持稳定,在稳定中降低地方财政和房地产的依赖性,实现经济软着陆。

  叶檀:房地产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重中之重,地方债依靠的是房地产,资产升值主要还是房地产。如果是房地产上升,那么地方债务的风险会缓解;如果房地产的资产不值钱,债务危机就会马上崩溃。所以现在很多人认为要把房地产打压下去,我认为首先要维持稳定,然后在维持稳定的过程当中,逐渐让地方政府退出市场项目,让负债逐渐减少,把地方财政跟房地产之间的依赖性降低,到最后实现软着陆。如果现在马上把房地产的资产价格降到低点,我们的经济一定会硬着陆,地方债务的风险也没有办法解决。

宝宝脸部发黄怎么回事
胃肠胀气的药有哪些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