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蜀山剑宗系统第七十二章化剑山

发布时间:2020-01-30 00:16:32

蜀山剑宗系统 第七十二章:化剑山

稀薄却紧实的剑意紧紧的包裹着苏青岚,像是一块吸满了水的海绵。

在白眉的剑意刺激下,苏青岚的脸上细密的汗珠不断冒出,身子也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看到苏晴朗这幅状态,白眉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重了剑意的幅度。剑修一脉本就是登临险峰,没有压力就没有突破,如果仅仅是这样就放弃,那成为一名剑修也只能是心中癔想。

身子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像是跌入到了粘稠的水里,苏青岚的意识大口的呼吸着,想要吸入一口新鲜的空气,可白眉的剑意就像是一面密封的玻璃,将苏青岚死死封住。

“悲为曲中歌,酥断泪人苦!长相思,别愁离,只余空恨……”

口中朗声轻颂悲酥曲的开篇言,白眉将其以剑音送入了苏青岚的耳中。

剑音入耳苏青岚的身子猛地一颤,身上的抖动更甚,面色也开始惨白起来,只是其嘴角下撇,神情有了一幅淡淡的忧伤。

满意的点了点头,苏青岚的这幅样子显然是已经悟到了悲酥曲剑的几分意境,只要坚持下去,必然可以成功悟得剑意。

“青岚你这是什么了?你是什么人!”

陡然出现在白眉身后的一声炸喝,白眉扭过头一看。一一袭紧身劲装,身姿矫健面露怒色,五官端正棱角分明,黑发高高扎起的男子正怒视着白眉。

男子身旁一名留着寸长短须的中年人看见白眉,眼中忽的精光一闪。

而白眉也随之感应到着男子身旁的短须中年人居然也是一位剑修。

“我是苏青岚的老师。”

能够出现在苏青岚的别院中,那必然是苏王符相熟的人,白眉轻声说道。

“老师?”

皱眉望着白眉,男子冷哼一声:“哪里来的野修士,你也配当青岚的老师。说,青岚这是怎么了!”

男子高高在上的语气,让白眉双眉轻蹙,但还是压住了心中的不满道:“苏小姐,正在领悟剑意,还请两位不要打扰。”

“领悟剑意?!”

嘀咕一声,男子下意识转头看向身旁的短须中年人,微微颌首,短须中年人上前一步:“在下化剑山陈浮生,据我说知苏小姐之前并没有剑道修为。而柳公子上个月才来看过苏小姐,一个月的时间,苏小姐就开始领悟剑意,这位道兄当真以为我们不识数?”

目光缓缓投注到陈浮生的身上,白眉眉头微挑:“你的意思,我在说谎?”

“说不说谎,在下一试便知。”

脚步轻迈,陈浮生一步步朝苏青岚走去,于此同时一股昂然光明的剑意也从陈浮生的身上向苏青岚探去。

剑意浮动,陈浮生刚想以剑意探查一下苏青岚的情况,可是剑意刚一接近苏青岚,便被另一股极为锋利的剑意给斩断了。

面色一寒,陈浮生沉声道:“道兄这是什么意思。”

“苏小姐正在领悟剑意的关键时刻,你以剑意探入她体内,是想让她爆体而亡?暗害,王爷之女,你好大的胆子!”

冷眼厉声喝道,白眉言语之间已经将陈浮生定为了暗害苏青岚的歹人。

没想到白眉如此狠辣的陈浮生,被白眉呵斥的面色一滞,随即有些慌乱的看向身后的柳俊。暗害王爷之女这可是滔天大罪,即使是白眉胡口乱说的,但也让陈浮生心里一虚。

“混账!陈先生是我特意为青岚请来的老师,怎么可能暗害她!我看分明是你想加害青岚,你赶快给我让开,否则休怪本公子不客气!”

眸子透着寒光,柳俊使了个眼色给陈浮生,后者点点头,一股筑基真修的气息倏然弥漫开来!

“你们在吵什么啊。”

就在白眉与柳俊陈浮生剑拔弩张之时,身后的苏青岚却已经苏醒了过来。

“如何?”

看着苏青岚明亮的双眼,白眉就知道此次苏青岚必然大有收获,虽然没有一举凝聚剑意,但也差距不多,只欠那临门一脚。

“多谢先生教导,青岚以及悟到几分悲酥曲的剑意了。”

苍白的脸色上浮起一丝兴奋的红晕,苏青岚一想到自己就快成为真正的剑修,激动的心条都加快了几分。

“青岚,你没事吧。这野修士可恶的很,你放下,我这就帮你拿下他!”

见到苏青岚,柳俊当即快步走了过来,嘘寒问暖道,随即又挥手指向白眉,让陈浮生将其拿下。

“住手!白先生是我请来的老师,什么野修士。表哥,你认错人了吧。”

赶忙出声拦住就要出手的陈浮生,苏青岚解释道。

“青岚,不是我说你。你身为王爷的女儿,哪能随便找个什么野狐禅就拜做老师。来,这位是化剑山的陈兄,我特意为你请来做老师的。”

瞥了一眼白眉,柳俊笑着将陈浮生拉来向苏青岚介绍。

“化剑山?我知道,听说化剑山的这代宗主还是幽州十大高手之一呢。”

化剑山作为幽州为数不多的剑修宗门之一,其规模也算是比较昌盛的中等门派,其宗主更是幽州的十大高手之一。

从小痴迷剑道的苏青岚,自然知道这个在幽州很有名的剑道宗门。

只不过化剑山距离黑天城非常远,几乎就是两个方向。所以苏青岚一直也没有机会前往。

挑衅的看了白眉一眼,柳俊道:“有陈兄作为你的老师,青岚你必然能很快成为一名剑修的。”

重重的点了点头,可很快苏青岚又犹豫道:“可是白先生也非常好……”

“苏小姐不必为难,如果苏小姐觉得鄙人不如这位陈道友。那就请苏小姐将谕令给在下,在下这便离开苏王符。”

本身就不是为了能成为苏青岚老师的白眉,对于能否留在苏王符也不是非常在意,他的主要目的还是能够进入内城的谕令。

“也好,那我这就去帮你向父王请一道谕令。”

显然心中也对化剑山来的陈浮生更加期待,苏青岚点点头道。

“等一下。进城的谕令?青岚,这个野修士来历不明,你怎么能让就这么进入内城。依我看,给他一些钱财,打发他走算了。”

出言制止了准备要去帮白眉请令的苏青岚,柳俊踱步走到白眉面前:“识相的,就自己滚蛋。别在这碍本公子的眼。”

深吸了一口气,望着眼前嚣张无比的柳俊,白眉突然呵呵一笑:“听闻柳公子对于化剑山来的这位道兄颇为推崇,那这样。陈道兄,你我做过一场。你若赢了,白眉转身便走。

白某若赢了,还请你带着这位柳公子,从我眼前消失!”

“你!”

望着白眉平静的眸子,柳俊双眉一竖,张口就要大骂。可身后的陈浮生却及时拉住了柳俊:“做过一场倒是没问题。只不过这赌注太小,既然是赌,那咱们就赌大点如何。”

“哦?陈道友想怎么赌?”

“简单。我若赢了,道友不仅要离开苏王符,而且还要四肢着地的离开!当然若是道友赢了,也是一样。如何?”

目露精光的看着白眉,对于刚才白眉给他扣大帽子的行为,陈浮生可是还怀恨在心,对于自身的修为,陈浮生有着绝对的自信,从气息上来看,白眉也不过是渡元境的筑基真修。

双方境界相差不大,但陈浮生乃是当世仅存的几个剑道宗门的高徒,而白眉刚才流露出的剑意,并不是其他几大剑道宗门的剑意。

显然白眉也不过是一名剑道散修,对付这样功法不全,只能凭借一人之力,勉强探索的修士。陈浮生很有胜算。

“好,就依你。”

点点头,看着浑身自信膨发的陈浮生,白眉微微一笑,要看看这化剑山的高徒,到底能有多大的本事。

两方站定,苏青岚也出言相劝了几句。但其实她的心里也对着剑修之间的一战,充满着期待。

……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文立坤
北京市通州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安顺癫痫专科医院
河源男科治疗费用
湖南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