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生病男卧街一日被120救走警方称其拒接受

发布时间:2019-10-09 21:21:49

  生病男卧街一日被120救走 警方称其拒接受救治

  此前,男子已经在此躺了一天一夜,救护车前后来了三次,都没带走他。而48小时前,男子因为无钱加上身体恶臭被车站旅馆的胡先生请了出去。

  警方说,因男子拒绝接受救治,120才没办法带走他。救助站表示,只救助有自我求助意愿的人。

  重病男的遭遇,引起专家对救助制度实施过程的思考。

  7月7日下午4时许,古镇车站旁,阳光炙烤着水泥地面。摩的司机阿东看见一名男子软塌塌地倒在滚烫的水泥地上,然后一动不动,他左小腿上杯口大的腐肉磨蹭到地上,但男子没有挪动。

  一个多小时后,阿东看到无名男仍旧以当初倒下的姿势躺着,他不由得心里一紧。这时,已有其他摩的司机注意到男子,并拨打了110。10分钟后,车站附近的治保会治安员赶到现场,一辆救护车紧随而至。

  警车救护车来了又走了

  120救护人员站到距离男子较近的位置,粗略判断了男子的生命体征。站在一边的治安员用手试了男子的鼻息,并询问了男子一些问题,但是男子只是翻了一下身。120救护人员与治安员商量后,于下午6时20分左右离开现场。7月7日晚上10时多,旁边商店的老板吴女士注意到,男子还躺在地上,歪歪斜斜的姿势基本上没有改变。

  昨日早上8时许,吴女士打开店门,男子还是歪歪斜斜的躺在原地。经过一夜翻滚,男子身上本就肮脏不堪的衣服已经看不出颜色。有路人从旁边走过,一群绿头苍蝇“嗡”的飞了起来。吴女士注意到,男子除了左小腿有大块腐肉,大腿部位也有溃烂迹象,她赶紧拨打110。

  9时10分左右,一辆警车开到。附近小店的人看到,民警走到男子旁边询问,男子动了动手臂。吴女士说,民警问话时,男子回应了一两句,但她没有听清内容。这时,一辆120救护车开到了旁边。救护人员走到男子旁边,一位救护人员戴着塑料手套翻看了一下男子的眼睑,然后跟民警交流了一下。民警取出一张白纸,让男子在纸上写了字,救护车随即离去,警车也离开了现场。

  男子全身多处有腐烂迹象

  昨日中午12时,男子下半身都暴露在阳光中。南都走到男子旁边,闻到一阵恶臭。男子30岁左右,全身浮肿泛黄,眼皮耷拉,嘴唇干裂有血痂,除了左小腿有一大块腐烂的伤口之外,大腿部位和股沟都有腐烂迹象。喊了好几声老乡,男子才艰难地睁开眼睛,男子只回答了“是不是要回家”的问题,他说“我是要回四川”,然后就什么话也不说,随即闭上眼睛。对南都买来的瓶装水,他颤抖着把嘴巴凑过去喝了一点点。

  12时03分,南都拨打了110。一辆警车和几辆警用摩托车在10分钟之内赶到现场。一位民警围着男子转了一圈,没有去惊动他。5分钟之后,一辆120救护车开到男子附近。救护人员站在旁边跟民警交谈了许久,最后留下几只一次性塑料手套后离开了。12时30分许,警车也离开了现场。

  直到昨日15时30分许,一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才再次来到车站,民警协助救护人员将男子搬上救护车,救护车开到古镇人民医院。

  男子全身黄疸,重病缠身

  古镇人民医院工作人员介绍,男子入院后说话逻辑混乱。医务科张姓值班领导介绍,男子经急诊科清洗后,会被送往内科治疗,该男子全身黄疸,至于是胆囊性黄疸或者肝炎性黄疸需进一步检查。

  古镇人民医院办公室誊主任介绍,医院目前已经对男子展开检查和治疗,还没有弄清楚男子的身份,也没有与他的亲属取得联系。这种治疗费用,都是医院“内部消化”,医院扮演着无偿救助的角色。此前,他们还曾救助过一名无名男子,不仅没有收取任何费用,还提供了半年多伙食。对此,誊主任表示无奈。

  六天轨迹

  重病男自称遭抢

  没钱回四川老家

  古镇车站住宿的老板胡先生介绍,实际上,数天前,该男子曾到他的旅店住宿。那是7月3日晚上9点多,男子到他的店里,什么也没有带,要住店但无法提供身份证和其他证件。男子说,自己被抢了,而且身体不舒服。

  胡先生勉强答应了男子,让他住进了20元一晚的房间。7月4日中午,老板娘清理房间时,男子说还要再住一晚上,自己的四川老乡会过来接自己。但是到了7月5日中午,没见人来接男子,男子的情况却更糟糕了,房间有股恶臭传出。胡先生说,其实自己也不忍赶男子走,但是担心影响生意,便对男子说,你走吧,交一晚上的房租就行了。男子离开前,还到胡先生楼下的公话上给老乡打了。“好像对方不愿意接他”。离开旅馆后,男子一直在车站附近转悠。有摩的司机看到男子找到四川的客车,想让司机捎自己回四川,但是因为身上臭被拒绝了。7月6日中午时分,男子来到旁边一家士多,买了一瓶冰冻啤酒和一包饼干,一个人坐在路边喝酒。

  说法

  警方:男子拒绝入院治疗

  为什么不救?一位民警对南都说,不是不救,是男子拒绝接受送院治疗,所以120才离开。该民警称,他们已将情况报告给了上面,需要等候指令。

  救助站:外伤不明者不救助

  13时27分,南都拨打了中山市救助站的24小时值班,详细讲述了男子的情况,并希望救助站对其进行救助。一位黄姓工作人员建议“赶紧拨打110”。

  该工作人员说,对于有外伤不明的求助者他们不进行救助,再次请联系110,并称,“即使救助,也是要送医院”。南都询问,“那你们能救助怎样的人?”该工作人员回答,“他自愿进站来,我们送他进医院”,“我们只救助无力解决吃住,有基本自我救助意愿的人”。

  在南都一再要求下,该工作人员说可以联系古镇社会事务办。南都随即联系上古镇社会事务办,再次详细说明男子的情况,还没有说明求助意愿,工作人员就说,“你拨打120吧”,随即挂断了。

  ●7月3日21:00

  因遭窃20元钱无证住店

  ●7月5日12:00

  联系老乡未果离开旅馆

  ●7月6日12:00

  想上车未果买啤酒独酌

  ●7月7日16:00

  病发卧路边120无功而返

  ●7月8日9:00

  110接警前来旋即离开

  ●7月8日12:00

  向救助站求助让拨打110

  ●7月8日16:00

  医院接走并进行治疗

  观点

  专家:应先救人再谈钱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中山救助站共工作人员所陈述的“救助制度”相关规定,应该不是被国家所承认的救助制度。社会救助是居民生存权的基本保障,体现了国家职责。生存权和发展权是现代社会公民的基本权利,获取社会救助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

  对于中山救助站这位工作人员所称的,只救助“有基本自我救助意愿的人”这一说法,夏教授表示谴责,“什么叫有自我基本救助意愿?”“难道有人掉落河里即将被溺亡,路人就不需要施救吗?”他认为,包括医院在内,都应当以保障公民最基本的生命权为出发点,先救人再考虑经费问题。以种种理由推脱不救人最终导致严重后果的行为都可以视作见死不救。

  统筹:南都 寇金明 王文杰 采写:南都见习张强华

环保项目
基隆手机网
军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