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封仙 章五一五 箕水豹

发布时间:2020-01-16 16:02:18

封仙 章五一五 箕水豹

剑光一闪。

寒芒如水,刹那间,沁彻骨髓。

“守正道门的道士”

那身披豹皮的壮汉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声音沉厚,宛如雷响,说道:“我自年幼时便有灵智,天赋异禀,传自上古神兽之血脉。后得仙人指点,多年修行,以道家真传,引动血脉,以餐霞饮露,采气服药为修行,不曾生食血肉,压抑兽性直到今时今日,方能修得人身,道法有成,不过向来是隐修避世,从未与真正道行高深的人物交手。”

“我观你出身守正道门,修为深厚,非同俗流,又是如此出尘之意,不染凡俗,必是不受俗世沾染的有道真人。”

“食你一块肉,该抵得任何人间美味。”

说着,他朝着扑倒在地上的寻基一眼,旋即抬起头来,看向正一,说道:“我不久前成就人身,才离山入世,从南方来,一路往北而行,但凡所遇修行之人,道行再高也抵不住我一口咬下,想来你该不会是如此无趣。”

壮汉略微偏头,神色之间逐渐变得凶厉。

正一彷如未闻,目光看着眼前的壮汉。

他目光落在这壮汉身上。

淡然。

漠然。

平静。

就好似看着墙壁,看着阶梯,看着空气。

也如同看着一具尸首。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此“不仁”两字,并非是不仁善,并非是不仁慈,而是对于世间万物,一视同仁,大公无私。

天地如此,道祖如此。

而正一生而为仙,亦如此。

巴子县。

双桂山之下。

“此次倒是险之又险”

清原回望一眼,目光沉重。

毫无预兆,与正一相逢,但也没有同样预兆,便有人横空插了一手。

这一次相遇,虽是有惊无险,但也让清原心生许多紧迫之感。

他并不知晓正一是否发现了他。

按道理说,此次乾坤封闭之术有了进步,正一是察觉不到他的。但偏偏正一又对他所在的客房,显露出了几分寒意,似是已经有所察觉。

“不知那是何方妖物,此次脱身,倒是亏得它去阻拦正一。”

清原吐出口气,尽管他已经决定要面对正一,要与之斗过一场,但心中实也不愿斗法。只是,他自知是无法逃掉,才无奈而应战。

毕竟正一已然是注视到了他所在的天字号第七房,一旦清原会有动静,正一必然知晓,根本无法逃掉想来这位守正道门当代首徒的身法,也必定不会逊色于他的缩地成寸之法。

但出现了这头妖物,将之阻了一阻,反而让清原得了空隙,在正一拔剑的一刹那,以缩地成寸,离开了客栈之外。

至于施展缩地成寸时的少许动静,却也在当时正一拔剑,以及豹妖现身的刹那,被遮掩掉了。

“正一有心追杀于我,迟早是要斗过一场的,但如今我初成真人,断然不能胜过这位出身守正道门的人仙。”

清原暗道:“如今道行不如他,能躲多久,便是多久罢”

他摇了摇头,略感无奈。

至于那头妖物,他也不甚在意。

他知道那头妖物的道行,比自身还高,但却是不如正一的。

这头妖物生食修道人,也非善类,莫说出身守正道门的正一,便是换作清原,若道行足够,也定会出手诛杀于它。

“可惜不能观战,否则会有许多益处。”

清原略有遗憾,偏头看向双桂山方向。

那里曾是魔域所在,如今被三生石封住了缺口所在,又有十方离雀盘余威转化,几近火山。

当时他便是从其中脱身出来的,但那时眼界不同,如今他回返此处,自是另有想法。

巴子县。

客栈。

壮汉退了数步,脚下的地板尽数炸裂,然而他脚下踏空,却并未摔到下一层去。抬起头来,他看着那个宛如谪仙般的道士,眼神之中,凶光闪烁。

“不可能”

壮汉低沉道:“我道行纵然稍逊于你,但不会低过多少,想我所学亦是道家真传,甚至乃是仙家道统,纵是面对你道祖门下的守正道门弟子,也必然不会逊色你怎么可能胜我太多”

正一默然不语,眼神仍旧淡漠。

他依然赤足,脚下萦绕着云雾般的气息,将他托起,脚底离地一尺。

他身着天蚕丝织就的道衣,不染半点尘埃。

他看着眼前的壮汉,没有半点遭遇强敌的凝重,只有淡漠得宛如看着一个泥塑般的眼神。

道家真传,道家道统,亦有高低之分,而道祖所传,自然是至高无上。

而他不仅是守正道门的真传,更是当代首徒,所学深沉,并且,他天生而有仙根道骨,可谓天赋异禀,又曾被祖师赐福,更是非同寻常。

他自幼修道,而少有斗法,或许在争斗这一方面上,略有生疏。但当世之间,他必定是属于道行最高的一列,不论遭遇任何人,俱都能够以道行压住对方眼前这头豹妖,也不例外。

“罢了”

那壮汉眼里闪过一缕寒光,身形陡然暴涨,筋肉纹路刹那分明,泛起黄黑二色斑纹。隐约能见一股凶厉之气,恍惚能见一个即将显现的虎豹之身。

他气息迸发,于是这客栈之中的所有凡人,尽数生出莫名而难言的惊恐,战战兢兢,其中心神脆弱者,更是刹那胆破而死。

整个客栈,几乎摇摇欲坠,横梁立柱颤动不已,桌椅板凳摇晃不止,竟是连这些死物也都承受不住他的气息。

但凡真人斗法,必是能翻山倒海,尽管在这中土地界,会有极大压制,也有极大的收敛,可终究不是如乾坤封闭之术那般能够尽数收敛。

他要显露真身,而这客栈之中,无论生灵死物,似乎都承受不住此妖真身的威势。

“妖”寻基颤了一颤,通体都是寒意,不禁蜷缩了一下。

正一神色依然淡漠。

他往前一步迈出。

然后他出现在豹妖的身前。

他一剑递出。

剑刃刺入血肉之中。

壮汉躲无可躲,挡不可挡,面对那几乎仿佛能够刺破虚空的一剑,双眼露出极为惊恐的神色。

他惊骇莫名,有着极深的悔意。

此刻真身尚未尽数显化出来,仍然是个人形,只是筋肉虬结,豹纹遍体,但也再没有了人的面貌。

这壮汉便以这样的形态,陨落于此。

他的真身,再也不能继续显化出来。

因为这一剑刺入头颅之中,便断绝了一切生机。

本该席卷八方,几乎崩山裂地的浩大气势,刹那间戛然而止在将现未现的时刻,至此断绝。

二十八星宿之一。

东方七宿第七宿。

箕水豹。

归位未完待续。

重庆妇儿医院挂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安顺哪个医院有看癫痫
贵阳癫痫最权威的医院
深圳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