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战极通天 第二千五百十五章:错过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7:28

战极通天 第二千五百十五章:错过

第二千五百十五章:错过

终极之芒在此时的叶天身上释放,这是划破黑暗深渊的光道极耀,是威怒震天的战意喷发,也是火、星、刀、势群起奋勇,每一招战技每一重斗志都往不可思议的强敌杀出,哪怕阴坤尊者以绝对的力量冷然杀伐,纵然这是不可能的挑战,他还要战,竭力竭命竭心而战

以鸿蒙圣级挑战玄虚圣者,还是这位负责看守元素世界最神秘起源门户的阴坤尊者,只怕那一位根本不打算给叶天丝毫希望,这是从冥冥中得知一如既往的伎俩,可即便如此又如何他叶天正是从绝望中杀来的战神圣

圣刀消融在黯然,荒山崩塌于阴暗,战影圣姿俱徒然,曾纵横与无敌,星炎却面临这本质的黑暗湮灭,那一世传奇的战场上多少酷烈悲壮,在死亡毁灭盘结至道的更高残酷下荡然无存,差距实在太过悬殊,即便以他的奇迹也无法逾越,无数的眸子象征死亡而注视,世界气运也不禁在杀阵中剧颤起来,圣体已然倾斜,那一道落于黑暗中的影早就被侵蚀殆尽,哪还有什么希望

然而他要战,一声吼便要掀起傲世的狂澜就算在黑暗中连废墟也不存,新的刀光悍然从本心中以自身瓦解为代价杀出,煌煌光耀到令整个深渊震动,大道啸动的壮烈镇压死与灭的浩劫,剧毒侵蚀体魂又何妨,璀璨锋锐的唯有刀华,在那燃烧中陨灭中无往中刺中了黑暗的本态与无尽,他要踏在这路上穿过不可逾越的身躯,一双圣眸永不会被阴影遮蔽,凝望着,那黑暗之后通向更深的门户

那是他必须进入的领域,战心的鼎盛睥睨万古豪雄,梦路却在那一刹冰寒中断裂,死亡便如匕首无情地刺入心源,毁灭的狂潮更狰狞摧残,属于他的所有痕迹荡然无存,埋葬在那深邃之内,不再有光明能将其挣脱,这是来自一尊玄虚黑暗圣者极致的镇压,可以说堪称混沌巅峰者亡灭

“并非封印术,通天战圣陨落了”一名名关注着战斗的黑暗圣者见状都不禁出声,却没有惊讶与悲喜,只像是评价一件最简单事件,就仿佛完全不知这样一尊战圣被灭杀将在整个世界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这比一座圣宇宙更重要,哪怕起因于那一位存在,神圣宇宙也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冥尊之任,竭力以待。”黑暗的城池中传出了寒漠而坚定的波动,来自这一位玄虚巅峰的存在,第一次正式道出那个至高尊荣的名号,一尊尊黑暗圣者郑重而待,却依旧注视着那片门户下肃杀的黑暗。

“杀”就在这时阴坤尊者传出一抹绝暗波动,死亡、毁灭与黑暗竟是再起,以其最强杀招的形态又一次镇下

倘若是神圣在此当失色,先前那绝灭攻伐中叶天的气息分明完全消失,即便未死,可此时阴坤尊者竟是又一次全力出手,他怎可能抵挡得住,这是完全不给活路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不屈的战道却在黑暗中悍然而起,偏要突破那无尽的深邃再一度杀往那不可战胜的门将,通往那一座比亘古神话更神秘的殿堂,刀断便重铸,绝灭翼重展,星炎所向怎可败

那一念,尘尽绝,一道杀光无限

哪能理解这冲上几天,此时叶天的圣力分明飙升上极限,无双圣神此时的阐释超出曾经的一切角度,光芒冲刺与超越,通天战圣在前进着,深渊动荡,黑暗断绝,他杀入了大道交缠得最凶的领域,哀歌与悼词环绕身旁,他直面的是阴坤尊者的冷峻面容,这就是他的本源,亦是他死守的最后关卡。

只要冲过这里,他就将抵达那紧闭的门户,纵然无法战胜而开启,至少能离它更近一分。更何况,他有他的野心,他为何不能冲过,凭自己的战道创造奇迹

不可动摇的大道光裂黑暗阴域,前行着,那柄刀狠狠劈出,是最不可思议的刀弧。

断绝,湮没,大道的征战如此壮观汹涌,却又在无限的寂静与狰狞中落幕,这一次落幕后,可还会有道光再耀,打破玄虚的传说。

一尊尊黑暗圣者注视着,它们等待着答案,并且极明确地成功接收。

没有。

黑暗在黑暗中散去,光亦在黑暗中敛化,看上去无比虚弱,但他还是他,紧紧注视着中年人黑暗深邃之后的门户,在所有深暗沉沦中似有一缕锐不可当的光线刺破大道的阻碍裂入门户之中,或许他当真接触到了那比混沌都要浩瀚的讯息与冥冥中的真相,但却依旧是冰山一角,且消逝在眼前。

只是,未知朦胧中是否窥见那座山,更高更远的山海却浮现头角,更无法知晓那山海之后是否还有无限广袤的苍穹虚空,一粒尘摆在面前已是无法想像的浩渺,其真也便显得愈发无法揣度,心中有一种疲惫,呼唤着不竭的他止步,有燃烧不绝,自知这不过起点。

“承蒙指教。”叶天对黑暗的守关者坚毅开口,眸中的光芒璀璨,不似经历了一场竭命的激战。

“因果联系尽绝,妖魔与幻灵皆不会得知这场战斗。”一道刀痕深深地斩开身躯,阴坤尊者平静说道,也不管这句话何等惊世骇俗,但叶天信了。

隔绝一场如此大战乃至逆天战技气息,令那些达到圣者巅峰的妖魔存在都无法得知阴坤尊者绝无法做到,在叶天认知中一尊尊至圣存在也没有这种手段,但就在这里,在他欲要冲向的领域却有那一位存在,他具备着这种可能,哪怕再怎么不可思议叶天都选择相信。

“告辞。”转身,于一尊尊黑暗圣者的注视与谈论中叶天离开了这个领域,这无法突破的险关。

“他还会再来的。”无论是那注视着自身贯穿伤痕的阴坤尊者还是观看了整场战斗的黑暗诸圣,他们都得出了这个结论,其理由不只是先前叶天酣战阴坤尊者的毅然表现以及失败后仍不改的决然目光,更在于这场战斗之因便是那位存在,既然他肯给出这个机会,号为通天战圣的人族就必定解不开这缘,哪怕他自愿脱离,也挣脱不得。

这就是起源中那位存在的能量,一尊尊冷漠的黑暗一族却对其绝对尊敬,绝不亚于人族对那创造者造化皇的虔诚,即便在黑暗深渊外,又有谁能抵挡那绝高的意志这尊通天战圣的道心坚定执着,可他分明抵御不得那一位的力量才追逐而来,更将沉浸在那神秘之中不断探寻心颤,只是从没有谁能将那尊存在的秘密揭露。

而此时的叶天踏出了黑暗深渊的核心却未曾离开这黑暗的领域,他继续游逛在深渊之中,见到了太多扭曲光明与其他元素之景的黑暗异象,也遇到诸多黑暗一族,曾不止一次见到它们展露手段,有黑暗洪流,也有圣邃倾塌,一重又一重的深邃绝非同调,每一处的黑暗都不同,在真正了解这深邃的心中所谓深渊的绚烂却丝毫不亚于光明世界,只是它在一条更低调或是更浩瀚的路上,从来不求在生灵眸中生动美丽,只是默默地维持着自身,渐渐便化作了所有神秘与恐怖的象征。

“论死亡气息,这黑暗深渊甚至近乎死亡宇宙,倒是与木世截然相反。”行走在河川般的黑暗之上,叶天触摸着黑暗伴生的奇妙,一缕死气在他皮肤上掠过,忽然如狼般伸出獠牙狠咬一口,欲要在这难得的生命体上夺下一块肉,以卵击石自然不成,一缕缕从河川中浮起的死气却犹如怨灵墓冢投出那偏向阴寒的黑暗,尽数侵袭在圣炎中消弭,那股阴寒刺骨的味道却无法轻易忘却。

宙界星炎与斩军翼皆不语,叶天知道先前那场战斗带给它们太大的震撼与创伤,作为圣火圣器它们确实伴着通天战圣竭力,几近沦落到陨落道消之境那份情叶天自然牢记,现在便让它们沉眠吧,有他行走黑暗足矣。

又跨过黑暗星汉,指尖冒出一缕火苗简直如同引诱夜间野兽的美味使无数重死气冲击而来,其中有一些竟是直接牵连着黑暗一族发起冲击,神态比生灵中的杀手冷峻太多,其中不乏有近乎圣级的凶煞就站在此处叶天令死气攻伐本身,圣体光华普照,他巍然不动,只是凝望着这些狰狞凶戾的存在目光闪烁,所有啮噬之痛都被牢记于心,与鬼族的异同正被不断挖掘。

就像是一块任由东西南北风的磐石坚守了太久,他挥袖而去,死气皆辟,失去生命之道的诱惑这些死亡的诡秘不再成气候,但黑暗太浩瀚,还有太多路要走。

“所谓混沌文,却当真玄奥。”无数黑暗中有沙粒般渺小的一点,比周围黑得更深,只是它此时却传出平静而痛苦的波动,仿佛一名正在承受功法剧痛却咬牙苦熬的修炼者,不论放在哪个领域,求道之心坚定总是能令人高看一眼。

“我来教你。”就在这时一片吞吐着剑刃般煞气的暗云却飘来,传出冷漠却又无私的波动。

“感谢。”沙般黑暗一族道,两尊黑暗一族便开始对那混沌文进行探讨,而在数万宇外,行过此处的人族圣者也望见这一幕,目光微起讶异,他观察了一番。

“我倒是看走了眼,黑暗一族间的关系并非那般无情。”叶天暗道,并非一眼便确定,却对前验证,讶然推翻先前思考。这一刻忽有什么朦胧面纱便揭开了,幡然醒悟,竟是错过了太多

“这黑暗深渊,确实得好好走上一遭。”露出带有几分振奋的微笑,叶天继续走出,只见掌心中,一片黯然跃动,扩张。

鹤岗市兴山人民医院
潍坊市峡山人民医院
湖南妇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湖北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