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麒麟之王第一百四十七章叛变1

发布时间:2020-01-30 03:17:43

麒麟之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叛变 1

1

来跟踪一下陶xiǎo志的情况。[燃^文^书库][]

话説陶xiǎo志北上瀑布山庄。原本会议之后,他打算驾着火麒麟一个去的。但是,xiǎo虎哥坚持要和他一起去,并且向潇洒王申请过了。也罢,反正他一个人去的话,也是相当的寂寞,况且又有一个带路的也算不错的选择。

“但为什么你要和我去呢?”陶xiǎo志不禁好奇问。

“因为你是我的男人嘛!”xiǎo虎哥不屑一顾道,“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

难道她已经对我死缠烂打上了?听説处女都是相当难处理的!在那神奇的一晚,她的这个身份已经暴露无遗了……想到这,陶xiǎo志不禁打了一个冷噤。

“开玩笑嘛,哥们!”xiǎo虎哥拍着他肩膀道,“其实,我在这里呆着也是相当的无聊,毕竟攻城还远着呢。”

陶xiǎo志笑道:“但我怕你追不到我,毕竟我的火麒麟速度可不是闹着玩的——”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拖过你后腿呢?”xiǎo虎哥道,“而且xiǎo斑龙也不是闹着玩的!”

她所説的“xiǎo斑龙”,是魔翼龙和东方龙杂交的结晶(异种杂交成功率相当低,而且能存活下来的更加少,没有后代的延续,因为异种杂交后代不能生育),头和尾像东方龙,躯体和翅膀如魔翼龙,有比魔翼龙和东方龙更加厉害爪子,其特性两者兼之,所以速度起码也不会比东方龙差多少。这xiǎo斑龙是她一年前捕获并驯化的,因其背上有很多泡沫般斑diǎn因此给它起了这个名。

在去瀑布山庄的旅程,也不过是三天的路程。路上并无任何阻碍。到达瀑布山庄之后,忘情老人和步飞云及其大部队都不在,只有夜天容及少数人马留守,而前者三十里外的沙魔城。陶xiǎo志和xiǎo虎哥又匆匆往此处去。

当他们达到的沙魔城之后,才发现这里不是忘情老人和步飞云的城,而是有待攻破的邪魔域之城,瀑布之师有将近半数的人此城城外一里外吹西北沙呢。

沙魔城当然是一个沙漠之城,准确地説是沙漠和荒漠一个边缘城市,是一个不大却有种重要地理作用的城市——因为想要穿越西北这片沙漠之地的话,这里是一个重要的驿站和“绿洲”。可以想象,这里城市和兵力虽然很xiǎo和少,但想要攻下来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对于适应不了沙漠和风沙队伍来説。

瀑布之师在攻陷了瀑布山庄周边的数个城池之后,便长途跋涉,不断绕道沙漠,在进入“沙漠之尾”奔着沙魔城而来。当然这xiǎoxiǎo的沙漠之城对他们来説根本就不算一块“肥肉”,甚至是一块“臭肉”,但这块“臭肉”的后面却有几块“肥肉”,所以沙魔城是其必须攻下之地。但由于长途跋涉、对沙漠天气的不适应及频发的沙尘暴,所以此城还没有攻下来,更准确地説还没找到合适机会攻城。当然,如果拖得越久的话,对瀑布之师的损耗也是相当大,特别是水源的供给上(绝大多数是从几里外的少量水源通过全能龙空运而来)。

瀑布之师的中帐坐落在一个几棵树和几片野草的“xiǎo绿洲”,而这几棵树木各个方向拉起了布幕,用以抵挡风沙。

通过层层通报,陶xiǎo志和xiǎo虎哥终于得以进入中军大帐,和步飞云及忘情老人见了面。

忘情老人一见陶xiǎo志则大呼“xiǎo羊羊”,xiǎo虎哥则被戏称为“食羊猫”,大概是老年痴呆症又犯了,什么都忘了,错把陶xiǎo志和xiǎo虎哥当其牧羊、老虎,闹剧一场。所以,忘情老人被拉到了一边闹去了。

叙旧和寒暄都放到了一边,陶xiǎo志直接説明了来意,当然先送了礼物(礼物是独凤用一个箱子装的,不知里面是什么珍宝,步飞云看了还是相当满意的表情)再説。

“联盟和借兵之事我都给不了你承诺,如果想牵制邪魔域西北部的军队的话,难道我不是一直在做吗?”步飞云仍然轩昂,就像在朗诵一首豪迈的诗歌一样。“但如果要几天后闹一闹的话,你也看到我我现在的情况了吧——沙魔城可不是一口就能吞下去的,因为它满满的都是沙子!如果破不了此城到后面去闹一闹,邪魔域的西部和北部的军队是不会被吸引过来的……但由于各种原因,想要攻下沙魔城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这也是我头痛的地方……”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可以帮的上忙的吗?”陶xiǎo志道。

“当然!”步飞云,“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陶xiǎo志苦笑道:“你不会是让我帮你攻下沙魔城吧?”

步飞云道:“当然不是要你一手把城打下来再献给我,但你必须要投入其中,最好作为先锋——有你的帮助,这将会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虽然自家战事相当繁忙,但步飞云还是收到关于陶xiǎo志潇洒之流打破薛军的消息。况且,瀑布之师原本也是打着“正义”的旗号,灵魂代表是正义之神笑一游之精神,现在如果有个麒麟骑士在这场战争造势的话当然对于他们战争的进程有着巨大的推进作用。

陶xiǎo志道:“我可以协助你攻打沙魔城,但仅限于此,完事之后你得帮一下我们——”

“你帮我我当然会帮你的!”步飞云道,“到时我必定会在沙魔城后面大闹一场的,放心吧!”

陶xiǎo志道:“那大王打算什么时候攻城?”

步飞云道:“随时会攻城,如果明天天气好的话!”

冰风交易。

独凤原以为不会太顺利,事实上过程中也发生了意外,只不过他料想不到了的是结果却往更好方向发展。

交易那天,独凤和薛操刀各带了一xiǎo队人马及要交换的人来到了相约的地diǎn,废话一句也不説的便进行了严肃交换仪式。这个过程是没有什么意外的,两方都得到了想要的人。然后,准备相安无事地离开,回去准备双方的下一场生死大战。

但在烈枫将要跟着薛军回城的时候,他突然朝薛操刀磕了三个响头——这并非表示感谢,因为他説从此不会再跟着薛大帅了,他选择跟独凤回去。

薛操刀当然相当震惊,但还是压抑着,平平静地问他为什么。

烈枫説,那是我的方向我的理想。就这么一句,没有多説任何话。

薛操刀没有特别激动,身边的人却暴怒了起来:

“你脑子被门挤了了么!”

“叛徒!”

“忘恩负义的狗!”

“你是给那狐狸精的水溺了么!”

身边大xiǎo将不但破口大骂,更提刀挺枪要结果他。但薛操刀却慷慨地阻止了。

他只是説:人各有志,不必强求,战场相见!

烈焱此时压抑了许久怒火冲天而起,哪里还有谁拦得住啊!一记重重的火拳朝他哥哥打了过去,后者直接被飞飞到了独凤的阵营。也不知是因为烈枫体内药物抑制了其能力、料想不到自己弟弟会对他出手还是自愿挨这么一着,总之他根本就没有闪避,这个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

烈焱便想上前追打,薛操刀的大刀挡在了他面前,并且独凤的阵营的人也全副武装上前了。

接住烈枫的是数十根树藤,独凤还为其扑灭了身上的火,用藤搭起一张“床”,将其安放。

烈枫胸膛血肉绽开,焦黑一坑,惨不忍睹——显然那“风憾山河”的纹身已经被毁得一塌糊涂了!但他还没有死,并且意识还在,虽然一时説不出话来,但眼睛却看着那边的弟弟,眼眶泪水在打转……

“烈枫,我和你从此兄弟之情一刀两断!他日若再碰见的话,我必定要把你烧成灰,一diǎn都不剩!”

烈焱怒吼、咆哮然后嚎啕大哭了起来——在场的人从来没有人见过的他哭过,除了他哥哥。在烈枫的印象之中,今次是弟弟第三次哭:第一次是他的出生,第二次是他的火伤害了初恋的女孩。今次是第三次。从xiǎo到大,无论烈焱受到被人怎样欺负、被暴揍得多惨,他也绝不会哭,他只想让别人哭,并且下次或者再下一次他一定会做到!甚至连母亲早年的死、暴父的吊打都没有让他流过一diǎn眼泪。但今次他流泪了——火之泪——并且是最严重的一次,所以他説的话绝对不是一时之气的……所以,烈枫的眼泪也终于流了出来,就算现在风再烈,也无法将悲伤风干……

薛操刀虽然没有得到了想要的人,却送给了自己想要送的人,这便达到了他的目的,并且是至关重要的,他便撤队回城。

独凤也赶紧撤队回去,希望能留得住烈枫的性命。

鄂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黑山县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海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江苏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河源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