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诸天仙武第二百二十八章君如是

发布时间:2020-01-29 20:55:01

诸天仙武 第二百二十八章 君如是

“多年谋划,今朝终于成功,伽蓝界的降临已经无可阻挡!”梵门八脉之中,诸多僧侣欢喜无比。

梵门之中,小乘之道最高成就为阿罗汉,此境放在玄门之中即为证道,为纯阳真仙。

而大乘之道,觉我、觉他、觉行圆满,可成佛陀,此境堪比玄门证道玄黄的道人,再之上则为一方净土之主的佛祖,堪比玄门道君。

介于罗汉与佛陀之间的梵门修行者,则为菩萨。他们自己觉我、决他,却没有觉行圆满,不可为佛,却超越罗汉,堪比凝聚先天神魔身的神魔境强者。

伽蓝菩萨是一位普通的菩萨,不是那种堪比佛陀甚至佛祖的大菩萨,但放在如今的大天世界也是惊世骇俗,乃神魔在世之威,无可匹敌。

昔日他证道之后,就普度一方世界的苍生,后因距离很近,发现了大天世界的存在,与他梵门八脉取得联系,但一直因为天笼罩,无法进入大天。

直至前番巨变,这一切迎来转机。

如今伽蓝界融入大天,伽蓝菩萨降临九州大地,已是不可阻力之大势,梵门大兴,指日可待。

堪比神魔在世之威,天下谁可鏖锋?

缓步而来的世界引发惊天巨变。

融合第一步,两界碰撞,乾坤为之震荡!一霎那,整个天地摇晃不息,寰宇苍穹竟有破裂之迹象。

“阿弥陀佛!”一声悠长佛号,一道绝世身影,巍峨矗立,如一座高山,永远立在苍生心头。

圣洁佛光笼罩下,伽蓝菩萨现八首十六臂之相,霍然运转“卍”字佛印,维持两界交汇之稳定,不可逾越的神魔在世之威,震撼两个世界。

“原来这就是梵门真正的谋划,倒是大手笔,一方世界,一位堪比神魔强者的梵门菩萨,若是真的让他降临大天,梵门崛起之势,的确再无可抵挡矣!”面色铁青,玄门三教之首,虚琼、无方子、昙颐主同时出现在大天边缘,凝望着那方接轨而来的世界,露出决然神色。

“不可让他成功!杀!”高喝一声,三教魁首同时出手,现不世神威。

八卦紫金炉!三宝玉如意!青萍剑!

三件最强的先天宝物,超越纯阳仙器的无上至宝,同时爆发最强威能,杀向伽蓝界,直指正在维持两界融合的伽蓝菩萨。

“休想得逞!”一声高喝,只见梵门八脉之主同时出手,各凝一道惊天梵印,牵引莫名变化。

大天最深处,一朵耀世金莲忽然出现,八道梵印牵引下,汇聚在第九道梵印之上,赫然爆发旷世威能,抵住三教魁首三大至宝。

“梵门至宝,九品金莲!”双目一瞪,无方子冷凝一声,手中三宝玉如意纳日月星三宝之威,轰向前方莲华圣光。

“仅仅凭此,拦不住我们!给本座……开!”

梵门至宝,九品金莲!此莲为梵门第一圣物,威力不下玄门三大至宝任何一件,但也不可能同时抵挡三大至宝齐攻。

但在三教魁首同时出手之际,莲花之上霍然出现一道伟岸身影,面容枯瘦,身姿老迈,身披七宝袈裟,眸现无尽梵光,竟修为惊世骇俗,气息丝毫不弱三教魁首。

“老叟形骸百有余,幻身枯瘦法身肥。岸头迹失魔边事,洞口言来格外机。天上星辰高可摘,世间人境远相离。客来问我归何处?腊尽春回尽见梅。”双掌合十,轻拨念珠,老僧凝视着身前三人,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贫僧候弥勒,见过三位。”

“侯弥勒,你应该就是梵门那最为神秘的第九脉之人吧?修为的确不差。”昙颐主冷冷说道,青萍剑锋不曾收敛,遥指对面九品金莲。

“速速让开,否则今日就是你丧命之时。”

“阿弥陀佛,伽蓝菩萨降世已是不可避免之局,三位何必如此执着,逆天而为?”侯弥勒悲悯着神情,座下九品金莲霍然爆发璀璨金光,无尽“卍”字封锁天地,阻拦着三大至宝的力量进逼。

“既然你想死,本座成全你!”话不投机,昙颐主青萍剑直接刺出,浩荡剑势携带斩裂天地的锋芒,霍然斩出,无匹剑光横贯九天十地,落至无尽“卍”字印上。

顿时天崩地裂,法理崩溃,乾坤颠倒,仿佛世界末日。

无尽梵光刹那黯淡下来,“卍”字印破碎大半。但九品金莲无损,依旧阻拦着道路。

“一起出手!”无方子、虚琼真君对视一眼,同时出手。

太上宫至宝八卦紫金炉爆发惊天火焰,焚山煮海,燃烧天地。

清微道三宝玉如意纳日月星三光、天地人三才之力,轻轻打出,就是破灭八方,毁天灭地。

再配合最为锋利的青萍剑,三大至宝如摧枯拉朽般,顿时破灭了九品金莲大部分的力量,它那照耀大千世界的神光顿时消弥殆尽。

“不好。”情况危急,侯弥勒不由眼中露出一丝决然,双掌猛然摊开,一记硕大“卍”字印加持在九品金莲之上,抵御三宝合力,同时他大吼一声:“净素月,快快出手!”

一声高喝惊天动地,玄门诸派高手面露骇然,看向玄门十二道之首的紫极道。

只见那位已然证道纯阳的紫极道主面露肃穆神色,轻轻一击,诛杀自己满门上万弟子!

“净素月,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紫极道洞天深处,飞出数道枯朽身影,尽皆是该派历代纯阳祖师,通过种种手段在死后保留一口气,只为在门派危急关头再出来尽一份绵薄之力。

但他们没有想到,这一次要面对的却是他们宗门的当代掌教。

凝视众多怒意目光以及呵斥,净素月脸上无喜无悲,淡淡凝视着几位枯朽身影:“我自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在破坏紫极道气运,从而使得玄门气运出现问题。那三大至宝之所以可以被三教掌门随意动用,靠的就是玄门气运,只要这气运出现问题,三大至宝就无法随便用了!”

“这么说,你是梵门的奸细?”紫极道祖师冷凝着她喝道。

净素月点头道:“可以这么说,昔日我得伽蓝菩萨指引度化,才得以证道纯阳,此后就是他座下第十九罗汉了。今日之局已经准备许久了,你们阻止不了什么的。”

“这样啊,但现在你有死的觉悟吗?”一道冰冷声音响彻,只见空间炸裂,一道金衣身影赫然出现,漠然看着净素月,举起了手中名为“天道”的剑。

杀机、死亡,顿时笼罩。

净素月抬头看着持剑的人,不惊露出惊恐:“君如是!你为什么不去帮三教,而是来杀我?”

“从大局考虑,自然是先帮三教稳定局势要紧,以后再来找你算账也不迟,估计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君如是冷冷说道,随即,长的不算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天锐利,“但是,我从来不是顾全大局的人!今天,看你很不爽,所以我先来杀你了!准备好了吗,迎接毁灭吧!”

话音未落,无尽杀气汇聚,一道森然剑气直接刺出,直指净素月眉心祖窍,欲直接斩破她神魂。

“该死,忘了这是个疯子,居然指望他会按常理思考。”净素月急忙猛退,心中懊悔无比。

若是一般人,纵然对自己的背叛很不爽,但也会再其他事情平定之后才会找来算账,所以自己原先根本并不害怕,紫极道作为底蕴的强者虽然也不少,但都是只剩一口气,奈何不了处于巅峰的自身。

但偏偏君如是的思维不同于寻常人,居然选择在这要紧关头,直接前来杀自己。

心知不是对手,净素月勉强全力以对,欲招架几招就抽身离开。

“丝毫战意都没有,你让我失望了!”一声失望,君如是眸中涌出寒光,一道不可名状的灵光顿时融入手中剑刃,然后轻轻一刺。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德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南昌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六盘水治癫痫有哪些医院
广东牛皮癣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